除了聯儲誰也毀不了華爾街

新浪美股訊 北京時間9月1日,CNBC網站刊文稱,唯有聯儲的能力,以及聯儲背後的美國經濟和貨幣的力量,才真正強大到足夠讓華爾街陷入災難,而其他國家的經濟增長問題或者貨幣匯率變化,根本就沒有這個量級的能力。作者相信,世界上其他主要經濟體也各有各的問題和麻煩,反而是美國經濟更值得信賴——觀點未必正確,但確實代表了美國相當部分的民意,而且其思考方式其實也很有可以借鑒之處。

是的,除了聯儲,誰也毀不了華爾街,原因很簡單——通過對美國利率直接和間接的控制,聯儲已經掌握了對美元資產價值模型的決定性影響力。

明白了這一點,誰還會相信,一些次要的貨幣匯率變化,或者是原本就步履蹣跚的東亞增長進一步減速就足夠讓華爾街上演災難性的下跌行情?

無論怎樣,至少相當時間之內,美元的世界金融系統基石地位都無可撼動,而這也將是美國得天獨厚的優勢聯儲還控制著一種貨幣,後者現在依然是全球經濟當中地位無可置疑的記賬單位、支付手段,以及價值儲存手段。說起「貨幣性」,美元背後的那些追趕者們甚至連一個距離比較近的都沒有。只要聯儲願意,美元完全可以很輕鬆地保持其關鍵性貨幣的地位,保持很長,很長的時間。

聯儲對美元所謂的「善意忽略」本身就是無稽之談,因為美元的相對價格正是影響美國對外貿易的最重要變數之一,而對外貿易又佔據了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只不過,鑒於美元是全球金融系統的錨點,美國不能像那些主要依靠出口的發展中國家那樣,太過積極地干涉自己的貨幣匯率。事實是,聯儲可以在執行自己確保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的任務時調整美元的數量,以此來對匯率施加間接影響。

真正的增長引擎

應該說,在財政拖累的大背景下,聯儲獨力將自己的兩個任務完成得都不錯。過去四個季度當中,美國經濟的平均增長年率為2.8%,比起根據資本和勞動力資源計算出的潛能,還高了整整1個百分點。

不難想見,這很自然地會刺激勞動力需求,使得失業率從去年年中的6.1%一直下跌到5.3%,而不計食品和能源的核心通貨膨脹率張肇良穩定在大約1.8%。

現在,很多人都在為亞洲和歐洲的世界「增長引擎」停轉而抓狂,感嘆這才是近期股市問題的真正原因所在。事實上,這些「增長引擎」是全球經濟巨大的拖累。他們是在挖世界其他部分的牆角,或者按照川普的話說——「他們在吃我們的午餐」。

一方面抱怨其他國家採用貨幣貶值等方式增加美出口,導致自己背負了沉重的貿易赤字,一方面又因為赤字而自豪,將其視為自己為全球經濟做貢獻的證明。只能呵呵的邏輯哪國都有我們來了解一些具體的數據。包括日本在內,東亞國家去年整體出售的商品和服務比起購買的來,總價值多出4920億美元。歐元區的情況也大致相當,順差接近4450億美元——其中大約三分之二是德國的貢獻。今年,據估計,東亞和歐洲各自的貿易盈餘將達到6500億美元和4500億美元。

「增長引擎」從正在減速的全球經濟身上整整凈賺1萬1000億美元,真的是夠酷。

在所有這一切當中,美國依然是全球經濟增長的凈貢獻者。去年,美國從世界其他地方購買的商品和服務較之自己出售的,價值足足高了4110億美元。今年,這一數字預計將接近1萬億美元——出口導向型的東亞和歐洲「增長引擎」還將繼續從聯儲支持下增長得體的美國經濟身上「揩油」。

不過,這些搭便車的人們最好當心一點了。美國正在進入一個大選年。在這樣的時間里,經濟問題會佔領舞台中心,直至2016年11月的第一周。出口「增長引擎」顯然不能錯誤地認為,目前只有川普一個人在大談貿易問題,這個問題就會被忽略。不管川普在競選當中能走多遠,他的對貿易問題的看法都已經激起了大眾,還有一些企業界巨頭的共鳴。

2016年是大選年,其實不僅僅是經濟和貿易,股市也同樣與選情有著非常緊密的關聯,餘下來的日子里,聯儲是否能夠力保美股順暢前行聯儲不需要建議

眼下,聯儲從外國官員和私營部門觀察家那裡聽到了大量主動提供的建議,希望他們保持既定政策不變。有些建議簡直是一副指手畫腳的態度,比如「在市場動蕩中加息將是一個錯誤」,這不免讓人想起了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的一段往事——在被國際貨幣基金激惱之後,他表示要「感謝」對方,因為他們「提供起建議來實在太慷慨」了。

顯然,聯儲的外國啦啦隊們不希望看到任何改變,看到自己對美國蒸蒸日上的出口受到任何影響。畢竟,依靠對美出口解決一切問題多簡單,而要對自己的經濟進行改革,更多依靠國內需求,將自己的經濟活動組織得更均衡,更具有可持續性,則是複雜得多的任務。

只是,這一切很可能會以比大多數人預想都快得多的速度發生改變。比如德國,目前還面對著眾多歐元區夥伴要求他們刺激國內需求的壓力,後者宣稱,不然的話,單一貨幣聯盟就將因為無法負擔不協調的經濟政策(一些歐洲人乾脆直指德國「自私」)而逐漸枯萎。今年第一季度當中,德國對歐元區其他成員的貿易盈餘年化可達710億歐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4%之多。儘管如此,德國還在持續抱怨其他夥伴國家的政策,同時嚇唬本國人說,在希臘救援計劃當中,德國承擔了大約860億歐元,而實際上,按照既定方案,雅典一分錢都見不到,這些資金就會直接流回德國和其他債務國的保險箱。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煩惱的國家各有各的煩惱,德國對其他歐元區夥伴巨大的貿易盈餘很可能真的難以為繼了

或許,東亞告別瘋狂出口模式,從自己國內需求獲得更多增長的任務更為緊迫。只是,他們要求聯儲儘早實現利率正常化的呼聲背後,也隱藏著自己的痛苦。

比如日本,他們不但要求聯儲保持現狀,他們的經濟政策制定者們還宣布了新一輪激進的貨幣寬鬆計劃,而和之前的那些一樣,這一次的行動也註定幾乎無法為國內需求的提振提供任何幫助。同樣和之前一樣的是,新一波過剩日元流動性將會推動匯率走低,來幫助他們的出口。這樣的政策確實有效。在今年上半年當中,商品貿易赤字縮水了一半。同期內,日本的經常賬盈餘猛增到了971億美元,正向著年底超過1200億美元的目標大步前進——要知道,去年年底的時候,這一數字還只有229億美元。

投資者考慮事曹為霖

美國股市是不會因為匯率無關緊要的變化,或者是東亞經濟增長的遲緩而受到實質性威脅的。

只有聯儲才有能力毀了華爾街,所以別人不行,這倒是個讓投資者安心不少的邏輯。可是,如果聯儲自己出現了偏差呢?細思極恐8月上半個月的儲備變化,以及銀行間交易條件等都沒有顯示出與聯儲當前政治立場背道而馳的跡象。如果近期之內有在這些領域動作的計劃,聯儲應該會提前吹風,說明自己的想法,以確保真正的政策變化能夠被逐漸消化吸收,而不會造成嚴重的波動。

歐洲央行將持續其扶持政策,中國也是一樣。很可能,中國還會再推出一定程度的財政刺激。

增長基本面的改善和寬鬆的貨幣政策對美國股市而言都是好消息。不過,必須提出的警告是:在商業和政治周期的這個階段,對那些流動性驅動的估值必須予以持續的評估,以確保能夠及時根據企業的預期表現對資產進行重新定價。(子衿)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