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 金鱗豈是池中物-086.第八十六章 中日友好



第八十六章中日友好

香奈穿了一條低腰的碎花兒長裙,淺灰色的純棉小T-Shirt,外罩一件白色的牛仔短T-shirt,白鞋白襪,跟普通的北京都市少女沒有一點兒區別。侯龍濤把手放在她的腰際,摩挲著平平的小腹,一根手指輕輕的按壓肚臍兒,別的一隻手是在她的臀腿間活動,好香奈,是在病院被人欺負了嗎?告訴我。

我…香奈咬著微顫的下唇,伸手撫摸著男人的臉頰,雙眸中儘是憂傷的眼神,濤…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謝謝你帶給我的快樂,是你的溫柔才使我心靈上的創傷癒合,我…我…她的眼淚又流出來了。說這些幹什麼啊?我喜歡你,自然要讓你快樂了,有什麼謝不謝的?

濤,我不想離開你…嗚…嗚…我不想離開你…香奈把頭埋在男人的耳邊,開始痛哭,雙肩不住的抖動著。唉,侯龍濤輕撫著她的後背和半長的黑髮,由於被女人的情緒感染,臉上也出現了淡淡的憂傷,傻瓜,不想離開我就不要離開我嘛,你不是還要再在北京留幾個月嗎?到時你要是真的捨不得我,咱們再想辦法。

沒…沒時間了,沒時間了,香奈輕聲的嗚咽著,大使…大使館通知我們,後天就…就回國…回國,不得以任何…任何藉口逗留…後天啊…為何!?侯龍濤吃了一驚。不…不知道,大使館派來通知我們的人沒說,他不說,只告訴…只告訴我們是為了我們的人身安…安全。

愛上侯龍濤,卻被迫要和他分離,這種感覺陳曦最清楚,陳倩也不是一點兒沒有體會過,香奈的話一出口,兩個女人立刻產生了的共鳴,起了同病相憐之心,一時也顧不得生他們的氣了,更何況侯龍濤剛才用的詞兒是喜歡而不是愛,姐妹倆已經贏了。陳倩蹲了下去,扶住香奈的腿,她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只能以這種形式來表達同情。

你不消著急,濤哥必然會有辦法的。陳曦去給香奈倒了杯水,在她心裏,侯龍濤是無所不克不及的。真的嗎?香奈滿懷希望的盯著男人,濤…這回輪到侯龍濤犯難了,他雖然很喜歡香奈,但和對其他女人的感情比起來,畢竟還是差了那麼一點兒,他不想因為要把本款日本姑娘留在身邊而又在眾女間造成麻煩,一個沒出現的張玉倩就已經讓他受了不少數落了。

老公。陳倩捏住了男人的肩膀。嗯。參觀本身心中女神認可的眼神,侯龍濤點了點頭,辦法有一個,但無論如何,你也是必然得先回日本一段時間的。你說,你快說。香奈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淚,憂傷的表情也退去了一點兒。

其實很簡單,我可以聘請你做我的私人護理,或是東星集團的專職護士,這樣你就可以用工作簽證留在中國,當然了,這都得以你辭去在日本病院的職務為前提,並且需要一段時間來辦理,所以你還是得先回去。侯龍濤對這事兒有必然的把握,因為劉南的工作簽證就是常青藤辦的,交給他就行了。

香奈立刻就破涕為笑了,捧著男人的臉一通親吻。陳氏姐妹也露出了笑容,有些人就是招人喜歡,可能這個日本姑娘就屬於那種人。哼哼,又哭又笑,弄成個大花臉,都多大歲數兒了?侯龍濤把小護士從腿上放了下來。我…我能去洗洗嗎?香奈看了一眼陳倩。就在那兒。陳倩指了指洗手間。

等香奈離開了,侯龍濤把兩姐妹摟到身前,你們不怪我了?怪你什麼?怪你太招女人喜歡嗎?唉,你這個花心大羅蔔,真要怪你還不早就怪了,還會跟著你嗎?姐妹倆的語氣都是哀哀怨怨的,聽得男人是一陣自責、一陣憐惜、一陣感動、一陣欣喜,圈著二女的胳膊緊了緊。

陳倩和陳曦同時抬起了頭,兩條香滑的軟舌一起在男人的嘴邊戲耍著,侯龍濤也不示弱,低頭輪流吮吻姐妹倆白皙的臉頰、脖子,還把手伸進她們的裙子裏,不規矩的揉捏她們光滑的屁股,用手指在她們的臀溝裏這兒摳摳、那兒捅捅,沒兩下兒就讓她們發出了咿咿呀呀的嬌聲。

香奈從洗手間裏出來了,第一眼就看到三個人抱在一起的模樣,那兩個女人臉上都罩著一層淡淡的紅色,更顯得嫵媚豔麗,修長的玉腿、圓翹的臀峰、挺拔的胸脯兒,樣樣都是那麼的完美,她身為女人,看了都有點兒動心,更別提阿誰左擁右抱的男人了。

小護士一方面被眼前的美景所迷,另一方面不禁從心底生出些許自卑,她知道,倘若這兩個天朝美女是日月的話,本身最多也就算是寸燭之光,豈敢爭輝。同時,她也更加感激侯龍濤了,他能將溫柔分出一絲給本身,足見他對本身不僅是野獸般的欲,還有人性中的情與愛。

香奈低著頭,雙手握著放在小腹前,靜靜的站了一會兒,男人才驚見她已經回到了身邊。侯龍濤把手從陳氏姐妹的短裙中抽了出來,改成摟著她們的小蠻腰,轉過身來,這麼半天了,還沒給你正式推薦呢,這是陳倩,你的小倩姐姐,這是陳曦,你的小曦MM,一會兒你們姐姐妹妹就得一起跟我親熱,哈哈哈。

你沒有點兒正經的嗎?右邊的陳倩掐住了男人的腰眼兒。唉呦…侯龍濤向邊兒上一躲,可左邊的陳曦也伸出了手,你這個死人頭。唉呦,唉呦,疼,疼,疼,香奈,還不來救我?香奈看他們打情罵俏的樣子,本身也真想加進去,眼睛瞄上了男人跨間那根高挺的陽具,大爺,我讓你舒服。她上前一步,蹲了下去。

噢…侯龍濤低下頭,只見小護士已經開始吸吮自己的老二了,但自己男根的尺寸對於她那張櫻桃小口來說,實在是太粗大了,她最多也就能把龜頭後兩、三釐米的地方含進嘴裏,但她的口腔裏溫熱濕潤,加上靈活柔軟的小舌頭、一雙向上望著、充滿情意的杏眼,也足以讓男人開心了。

陳倩和陳曦都沒想到香奈會這麼直接、這麼大膽,也許是民族差異吧,但姐妹倆並沒有太多的時間思考,因為侯龍濤已經開始一刻不絕的輪流親吻她倆,嘬她們的舌頭,姐姐被吻到大腦缺氧,就輪到妹妹被吻,等男人離開妹妹,再次回到姐姐的嘴邊時,她的呼吸還沒來得及調整均勻呢。

香奈一手攥著青筋暴突的陰莖,一手托著兩顆健身球兒般的睾丸,她歪著頭,把小信子伸在口外,舌尖兒上挑,頂在龜頭後面的肉溝裏,擺佈滑動。她從眼角兒的餘光可以看到陳倩那雙美腿是稍稍彎曲的,還在不絕的輕微打晃兒,再一看陳曦,情況完全相同,她知道姐妹倆是被吻得陶醉了,她也想,她也想那種被侯龍濤熱吻的甜蜜感覺。

小護士站了起來,雙手愛戀的在侯龍濤的腹肌上撫摸,大爺,咱們去臥室吧。你領頭兒啊,左邊那間屋子。嗯。香奈拉著男人的大雞巴,慢慢的移動起來。侯龍濤摟著軟軟的靠在自己身上的姐妹倆,緊跟在她身後(想不跟也不可啊)。

到了臥室,男人坐在床邊,陳倩和陳曦一左一右坐在他身邊,把腿蜷上了床,她們想繼續和愛人進行口舌大戰,但卻被日本妞兒捷足先登了。香奈跨坐在侯龍濤的大腿上,抱著他的頭就親了起來,香香的小舌頭探入他的口中,緊緊的纏住他的舌頭,吧嘰、吧嘰的熱烈接吻聲隨即響起。

剛開始陳氏姐妹還沒覺得什麼,相視一笑,知道這個姑娘是太想自己的愛人了,可三四分鐘往後,他們還沒結束,陳曦的小嘴兒可就噘起來了。就在兩姐妹有種上去爭寵的衝動時,香奈一下兒從男人的身上蹦了下來,向後退了兩步,呼呼的喘著粗氣,秀氣的臉龐上潮紅一片,雙眸中儘是性感的眼神。

脫了衣服吧。侯龍濤盯著小護士,舔了舔嘴唇兒,雙手卻輕輕的把陳氏姐妹背後的拉鏈兒向下拉。陳倩和陳曦則開始在愛人的脖子、臉頰上舔舐,還一起將舌頭插進他的兩個耳孔裏攪動。香奈扭動著身體,用很撩人的動作把衣服裙子全脫了,只剩下帶白花兒圖案的耦合色乳罩、內褲,白色的薄棉襪,她再次跪到了男人的腿間。

侯龍濤這回完全採取被動,任憑姐妹倆施為,她們舔夠了男人的耳朵,就又開始向下吻,一直到雙雙將他的乳頭含到了嘴裏,她們的嫩舌靈活的畫著圈兒,香唇溫柔的吸吮,兩雙美目中秋波流動。侯龍濤被上下夾攻,好不享受,上身向後一倒,就躺在了床上,陳氏姐妹也被他拉得臥了下去。

香奈此時正好是把肉棒向外吐,大雞巴往上一挑,一下兒就完全脫出了她的檀口,她剛想追上去再為男人口交,他卻用腿擋住了陰莖。侯龍濤倒不是故意的,只是側身抱住了陳倩,如同吸血鬼般吻住了她的喉嚨,手也伸進了她的裙子裏,中指輕輕劃開她柔軟的陰唇,指腹若有若無的點觸著她濕膩的陰道口兒。

哼…呼…老公…老公…放…放進來…啊…陳倩輕合眼簾,口中吐出了火熱的香氣,她的左腿被男人壓住了,但另一條腿是自由的,她把右腳上的高跟鞋在床沿兒上刮掉,右腿不絕的一伸一縮,借此來使自己的大、小陰唇扭曲,以減輕體內的酥癢,可卻達不到目的,腰身也開始蠕動。

倩倩,你真緊,好濕了,不害羞啊?侯龍濤的手指緩緩的向女人的體內深入,愛妻的小肉孔彈性極佳,雖然只有一根手指,仍是被陰道內的膣肉死死的纏住了,腔道的盡頭好像是有一扇抽風機一般,不休的將侵入之物向裏吸,如果不消力的話,還真拔不出去。你…壞老公…陳倩撒嬌般的捶打了男人幾下兒。

陳曦想要壓到愛人的身上去,一收腿,卻沒收動,低頭一看,自己的兩個腳踝都被香奈抓住了,她以為小護士只是想借力上床,也就沒多想,乾脆從後面抱住侯龍濤的腰身,就這樣扭身在他的虎背上吻了起來。她忽然覺得小腿上一濕,再一看,只見香奈已經開始隔著絲襪、順著自己的小腿向上舔舐了。

原來小護士口交不成,一斜眼就看到了陳曦那雙被高跟鞋和薄絲襪庇護著的美腳、美腿,顯得那麼標緻、那麼誘人,雖然她從來沒跟女人玩兒過,但侯龍濤曾經講過他的女人們是如何和睦相處的,她知道自己要想真正成為她們中的一員,必然要過這一關的,好在對像是一個頂級的美女,還不算太為難。

香奈的舉動並沒有讓陳曦太驚奇,只要是侯龍濤的女人,她心理上就不會有什麼障礙,只是小護士還有點兒放不開,嘴唇兒、舌頭和手上都不大敢用力,造成陳曦被弄得癢癢的,開始時香奈舔的是小腿,女孩兒還能忍著繼續親吻侯龍濤,可輪到敏感的大腿時,她可就受不了了,嘻嘻的笑了出來。

香奈自覺可能是有什麼做得不合錯誤了,小臉兒漲得通紅,乾脆直接把手按在了陳曦被柔軟陰毛覆蓋著的陰阜,一根手指不偏不倚的壓進了陰唇間,在從包皮中探出頭兒的陰蒂上搓了一下兒。啊!陳曦只覺自己被電了一下兒,嬌柔的身體猛的一顫。香奈可不知道她一碰就蹦的弊端,一時有點兒發呆。

怎麼了?侯龍濤轉過頭來,一看兩女的樣子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好啊,敢欺負我的小寶貝兒。小曦,我替你報仇。他扔下了已經被摳得渾身打顫的陳倩,一把將還不明所以的香奈拽上了床,跪到她白嫩的雙腿間,俐落之極的扒下了她的小內褲,小曦,還不幫手?說完就把舌頭頂進了小護士的屄縫兒內。

啊…大爺…啊…啊…香奈抓住侯龍濤的頭髮,立刻就歡叫了起來,男人的舌頭真是太神奇了,雖然插入的不深,但卻能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快感,其實更多的是她的心理作用,被人疼愛的感覺總是甜美的。陳曦看著新姐妹舒服,自己也挺高興的,她拉起了香奈的一隻手臂,按在床上,推開她的一個罩杯,將一顆奶頭兒連同凸起的乳暈一起含入了嘴裏。

陳倩已經從剛才並不是很強烈的高潮中恢復了過來,她一翻身,推開了香奈的另一個罩杯,開始用粉紅色的舌頭挑動她的奶頭兒。姐妹倆對小護士雪花梨形的乳房很感興趣,特別是那凸出的乳暈,侯龍濤其他女人的胸部都是碗狀或者球形的,今天可逮著一個新鮮的,自然要好兒好兒的玩耍一下兒。

神啊…嗯…大爺…&?!%!%?&…香奈都要發瘋了,身體最敏感的三點都被舔吮,乳房被兩隻柔軟的手掌揉捏,屁眼兒和陰蒂也被手指玩弄著,她雙眼緊閉,雙臂被壓著,不克不及活動,雙手卻一下兒攥拳,一下兒極力的展開,身體也像出了水的魚相同,劇烈的扭動、顫抖著。

侯龍濤可美了,吞咽了大量香甜的愛液,老二產生了脹痛,他直起上身,推起香奈的雙腿,又拉過陳倩和陳曦的胳膊,讓她們幫著別住日本姑娘的腿彎,自己則挺起碩大無朋的陽具,向斜下方一送。啊………香奈悠長的叫了一聲,臀肉緊縮,杏眼翻白,竟然就這麼昏過去了…

星期五上午,侯龍濤開車跟在日本醫護交流團乘坐的大客車後面,來到了首都機場。二層的大廳裏,侯龍濤把可愛的小護士拉到身前,低頭吻了吻她的香唇,你保重身體,到了就報個安然,咱們電話聯絡。我會好兒好兒學日語的,下次再見面,我爭取跟你講你的母語,好不好?

嗯…女人回答的聲音小得可憐,就連侯龍濤都幾乎沒聽見,香奈的喉嚨裏像是堵了東西,想要咽口水都很難。她墊起腳尖兒,用力的攬住男人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嘴唇,他們感覺不到熙熙攘攘的人流與自己擦肩而過,只想再多擁有對方一會兒,直到香奈的同事在不遠處大聲的召喚她。

兩人的唇一分,小護士立刻低下了頭,等…等我回來,我也要你給我紋…紋…話還沒說完,她就突然轉身小跑著離開了,很快就消失在了候機大廳裏,她不想讓男人看到自己又哭了,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再回來,說起來是一回事兒,做起來可就是另一回事兒了,父母都在北海道,自己怎麼能扔下他們呢,哪怕是每個月飛回去一趟,在心理上還是覺得離他們遠了。

其實香奈在日本的時候,都不克不及每個月回家看父母,在她的內心深處有另一個她自己都沒能察覺的理由,她喜歡當護士,如果自己真的接受侯龍濤的提議,就意味著放棄自己熱愛的護理事業,成為一個被男人供養的花瓶兒,這對於一個外柔內剛的年輕女人來說是很難接受的。

侯龍濤慢慢的走到了泊車場,雖然以為很快就可以再見,但拜別總是讓人傷感的嘛,香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實想法,他又怎麼可能知道呢,他只知道阿誰日本小護士對自己是十分的留戀,因為他能覺出剛才接吻時有鹹鹹的東西流進自己的嘴裏,那不是自己的眼淚…

詩句中說清明時節雨紛紛,這天的北京卻只是陰天,沒見下雨,去往鳳凰山陵園的公路上開來一輛黑色的SL500,車上一男一女,不消說也知道男的是誰。女的身穿一件黑色的無領單排扣兒職業上裝,下面是一條黑色的前系扣兒長窄裙,黑色的長絲襪,黑色的漆皮高跟鞋,看長相是七分的端莊賢淑,三分的嬌美可愛,正是何莉萍。

今天兩人是去鳳凰山看望鄒康年和何莉萍的亡夫,雖然是星期六,但他們並沒有帶薛諾一起來。當年薛諾的父親去世時,薛諾還在繈褓之中呢,對於父親是不可能有一點兒印象的,實話實說,也不可能有什麼感情可言,要說真有,也只能是負面的。

何莉萍也明白這個道理,以前亡夫的骨灰一直都在家裏,她也從來沒拿出來給女王看過,然後侯龍濤在鳳凰山買了一大塊地,厚葬了他。這是那之後的第一個清明節,也沒必要非讓薛諾來,就只告訴她是來看鄒康年,薛諾對掃墓可沒什麼興趣,不克不及和愛人、媽媽說笑,自然也就沒吵著要跟來。

諾諾比來的學習怎麼樣?侯龍濤比薛諾大七歲有餘,跟他人說起她的時候,語氣總是不自覺的就像個大哥哥。你自己沒問她嗎?問了,每次都告訴我好著呢,想多問兩句她就開始撒嬌,拿她沒辦法。男人按下了車窗,點上一顆煙。

誰讓你是個大色狼呢,她一撒嬌你的骨頭就散了,當然什麼都問不出來了。別看是去祭拜,何莉萍的表情還是很好的,其實這幾個月以來,除了侯龍濤受傷那幾天,她的表情就沒有不好過,諾諾挺自覺的,很用功,成績一直就不錯,上個星期開家長會,她的班主任還建議她往北大的標的目的努力呢。

噢,對,她明年就該考大學了。侯龍濤真是又當老公,又當老爸,她也跟我說過第一志願要報北大的’企業辦理’,說是畢了業之後幫我,哼哼哼。她報哪兒我都無所謂,她自己喜歡就行了。何莉萍確實覺得現在挺幸福的,身邊的這個男人雖然花心,但只要他疼愛女兒和自己,其它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陣陣馬達的轟鳴越來越近,侯龍濤剛才就看到遠處好像是有一隊車輛駛過來,現在已經能看清楚了,只見五輛呈一二二編隊的黑色大太子打頭兒,中間一輛銀灰色的S500,後面又跟著五輛二二一編隊的黑色大太子,十個摩托英豪都是黑盔黑甲,別看很有氣勢,但卻絲毫沒占逆行道。

呵,好大的排場。侯龍濤自言自語了一句,在錯車的一瞬間,他扭頭向S500裏望了一眼,但對面的車和自己的相同,窗戶上貼著黑膜兒,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人啊?何莉萍還好奇的回頭瞧了瞧,她倒不是真的想知道,就是隨口一問。

誰知道啊,大概是哪個財主剛掃完墓吧。這條路只通向兩個地方,一個是居庸關長城,另一個就是鳳凰山,可一般去長城都走高速,雖說摩托不讓上高速,可憑那隊車的架式,主人才不會在乎那些法規呢,所以侯龍濤就猜他們是從陵園來的。他也不在乎,事不關己不勞心,他只管開自己的車。

侯龍濤沒看見S500裏的人,S500裏的人可看清楚他了。哥,你怎麼了?後座兒上一個圓頭圓腦的小胖子看到身邊的中年人突然開始沉思,不禁奇怪的問。剛才那車裏是不是侯龍濤?這個中年人大約四十歲擺佈的樣子,梳著光亮的背頭,戴一副金邊兒眼睛,顯得很陰沈。

侯龍濤?’東星太子’?是嗎?沒留意,可能是吧。小胖子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泊車。中年人沖司機說了一句,聲音不大,但卻充滿威嚴。S500緩緩的停下了,後面的太子也跟著停下了,前面的人從後視鏡裏看到後面的情況,也停下了。Benz的一扇車窗降了下來,一條胳膊伸出,豎起一根手指,在空中以逆時針畫了兩個圈兒…









推薦商品: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