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驚水牛傷人後衝出屠宰場 無錫民警一夜追擊至常州擊斃狂牛



民警手持狙擊槍準備狙殺瘋牛。

對峙中,兩輛警車被瘋狂水牛撞得多處癟下去。

瘋牛衝破此處鐵絲網逃走,人們一時找不到它了。警方供圖

被擊斃的瘋牛。巨匠電腦評價

9月4日下午2點26分,無錫市惠山區陸區派出所接到110指令,尹城村屠宰場一頭將要被殺的重達千斤的棕褐色水牛掙脫韁繩,頂傷主人後,逃出屠宰場,不知去向。由於牛受驚后,異常兇猛,怕其亂竄,傷及無辜。接警后,派出所民警以及特警迅速趕往現場處置。從下午2點多在周邊開始尋找,一直到第二天早上8點50分左右,瘋牛在常州地界被擊斃,民警奮戰一夜,終於將瘋牛成功擊斃。昨天,記者趕往事發現場,為您還原這頭瘋牛的逃亡之路。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丁波

本報還原「鬥牛」17小時

9月4日 14:26分

牛主人火線求援

緬甸水牛受驚,傷人後逃出屠宰場

9月4日 14:26分,陸區派出所接到110指令,尹城村屠宰場一頭牛傷人後逃竄不知去向。揚子晚報記者了解到,當時牛的主人臧先生趕著自家的緬甸水牛到尹城村屠宰場去屠宰。這頭牛是他花了18000塊錢買回來的肉牛。臧先生一手拽著韁繩,一手拿著「電棍」,準備先將牛電暈后,再行屠宰,沒想到,就在他舉起電棍的時候,電棍發出的「滋滋」的聲音讓這頭本來很溫順的牛產生了恐懼,這頭一千多斤的水牛猛然抬起頭來,掙脫韁繩,將主人撞翻在地,然後發瘋似的逃出了屠宰場,不知所蹤。

受傷的臧先生被緊急送往醫院救治,臧先生身上多處受傷,胳膊也骨折了。臧先生怕牛跑出去傷害到其他村民,趕緊第一時間打電話報警,向警方尋求幫助。

9月4日 19:00分

半天找不到出逃狂牛

原來躲進一人高草叢,和民警捉迷藏

接到報警后,陸區派出所民警第一時間趕赴現場處置,對現場進行警戒和尋找,無錫市局、惠山分局也派出了六名狙擊手參與尋找。時間過去6個小時,大家都沒有找到出逃瘋牛。

陸區派出所安排民警和保安進行現場警戒和防護,確保該瘋牛不會傷及路人。據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呂警官告訴記者,他到達現場后,沒有發現牛的蹤跡,而且下午這個時間路上基本上沒有人,也就沒有村民提供線索,而且周圍有田有河有林,地形比較複雜,於是民警就循著牛的腳印去找牛。

當時警方布控2公里內尋找,都沒有發現牛的蹤跡,牛蹄印到了養牛場東面的一片桃林就消失了,本來以為牛就在桃林里,但是民警圍過去,並沒有發現牛。後來發現,這頭牛衝進桃林后,直接將桃林邊上防盜的鐵絲網撞爛后,衝過一條水泥路,跑過河上的一座橋,進入了在養牛場東南面400多米的一片2畝左右的草灘,這片草灘上的草有一人多高,一頭牛藏進去根本看不到。天逐漸黑了,牛一會從草灘里跑出來,一會又跑進去,似乎在和追捕他的人捉迷藏。

9月5日 2:10分

瘋牛衝出草叢頂傷保安

狙擊手連開十多槍,中槍瘋牛繼續逃竄

由於當天下著大雨,只能偶爾隱約看到牛的影子,由於狙擊槍射程較遠,怕傷到路人,警方放棄了狙擊的想法。當天晚上,留下了十幾名民警和保安,把草灘圍了起來,監視牛的一舉一動。

凌晨2點10分左右,派出所留守人員發現瘋牛從草灘里瘋狂跑出,竄至屠宰場西北邊的尹城村尖岸上排澇站附近。記者在陸區醫院見到了受傷的兩名保安。受傷的保安王師傅告訴記者,當時天下著雨,視線不好,他拿著手電筒往草堆里照射,不知道牛是突然受驚還是怎麼了,就徑直從草叢裡飛奔了出來,速度特別快。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得到那一雙充血的牛眼。王師傅下意識往回跑,但是根本跑不過那頭瘋狂的牛,他被牛掀翻在地,右腿上被牛角頂了一個長長的大傷口,足足縫了十幾針。

瘋牛逃到排澇站旁邊,就在那裡來回走動,吃起草來。當時民警也沒有驚動它,而是遠遠地監視著。狙擊手再次進入狙擊位置,在查看了地形后,準備儘快解決這頭瘋牛。據民警介紹,由於天太黑,另外下著雨,現場槍擊條件較差,狙擊手大概打了有15槍,但是這頭體型龐大的瘋牛在被擊中后,並沒有倒下,行動也沒減遲緩,反而瘋狂地向常州戴溪方向逃竄。

9月5日 8:50分

「終結」在常州一廢棄廠房

瘋牛被堵無路可逃,特警11槍將其擊斃

在瘋牛中槍后的逃竄過程中,另一名維持秩序、疏散民眾的保安趙師傅再次被牛撞傷。趙師傅告訴記者,當時這頭牛就正對著他跑過來,在追了他大概40多米后,將他從後面撞倒,牛角在臀部頂了一個洞,趙師傅腿上和身上多處受傷。

在跟圍捕的民警僵持了一段時間后,瘋牛突破圍追堵截往常州方向跑去。民警駕車緊緊跟隨在後追擊。追了大概有10公里,6:00左右,最終將瘋牛堵在了常州武進戴溪鎮戴溪村委往西100米一處廢棄廠房內。現場民警和保安將廠房圍住,將廠子大門拉上,另外用警車堵住大門。疏散周圍圍觀的群眾。

在現場的一名保安介紹,現場人員將瘋牛逼至廠房一角,由特警隊員從隔壁進入廠內,然後在瘋牛對面的一座樓房的二樓架起狙擊槍。8點50分左右,在連續射擊6槍后,將瘋牛擊倒,但是此時,瘋牛還在嘗試著重新站起來,現場已經有不少市民圍觀,為了以防萬一,民警再次補射了5槍,最終瘋牛倒斃。

在僵持過程中,派出所兩輛警車被瘋牛撞擊,受到不同程度損壞。記者在派出所看到,兩輛桑塔納警車的前頭部門和側門部門都有損壞,有用尖牛角撞擊的,也有瘋牛用蹄子踢打的印痕。

曹為霖瘋牛何以如此

動物專家:逼急了,牛也會發瘋

昨天下午,記者聯繫了無錫動物園保育科孫科長,孫科長在聽了記者的描述后,告訴記者,牛在動物中屬於比較溫順的動物,不像一些神經質的動物,比如斑馬或者梅花鹿,聽到一點響聲可能就要到處亂跑。牛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有這種瘋狂的行為的,但是不排除牛裏面有狂躁的個體。在即將被殺的時候,受到了驚嚇刺激,有一些牛有狂躁的行為,也就是我們俗稱的「逼急了,發瘋了」的異常狀態。牛的體型比較龐大,生命力強,如果不是擊中要害,比如心臟,基本上是不會立即死亡的。

牛主人很受傷

去年也被瘋牛撞傷

據民警介紹,臧先生去年也曾經在宰牛過程中,一頭牛撞上了他跑出了屠宰場,導致他腿部骨折,後來民警及時趕到,將瘋牛擊斃。據陸區派出所警官介紹,經歷這兩次事情后,臧先生不準備再做殺牛營生了。而記者電話聯繫臧先生,臧先生的姐姐接聽后婉拒了記者的進一步採訪。不過,臧先生的姐姐表示,臧先生會不會「金盆洗手」這件事情,全家還在商量,現在還沒有確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